Galleria Continua
北京
圣吉米那诺
穆琳
哈瓦那
罗马
圣保罗
巴黎

线上展厅

线上XXL

莱安德罗·埃利希:魔术师





莱安德罗·埃利希合作意味着与一位全能的艺术家合作。他也许是一名魔术师,也许是一名艺术家,甚至是一名演员。如果要找一个词来形容与他合作的经验,这个词会是“视觉陷阱”(trompe-l'œil)。这不仅反映出他的艺术实践,也反映了他的人格特点。埃利希非常重视娱乐的概念,这里所说的娱乐能够使人们对自己周遭的现实感到惊讶。作为一名艺术家,他对作品的美学层面极为重视。如同一名真正的魔术师,他知道只有做到巨细靡遗,并且将对于细节的关注融入创作的日常实践中,他的视觉特技才能奏效。

埃利希的展览和项目几乎是一场场景设计的节日。他的作品无法消除观众与给定空间的互动,而这些空间是经过恰当研究和选择的,以便艺术家“施展技巧”。埃利希保留了孩子般的无限好奇心和幻想,但他也有意补充了一点,即理解成年人、当代人及其梦想的强大智慧与能力。我们只需想想那些以云为意象的作品,它们再现了人们望向天空时的某种心理游戏——试图从漂浮在我们头顶的形状中创造意义。他也让观众思考自身的恐惧与恶习。例如,在那些以门窗为主题的作品中,人们可以透过它们窥视或凝视“另一个世界”。

埃利希的作品充满玩味却并非陈词滥调,他试图寻找无法预测的观点和建议。同时,这些图像和主题都是可识别的,并且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典型。其作品有时以巨大的尺寸呈现,具有巨大的视觉冲击力,以转移人们对关键主题的关注。这些主题通常与环境有关,例如《融化的房子》(Maison Fond),或《连根拔起》(Pulled by the Roots)中被起重机吊起的房子。归功于这些完全专注于场景设计的作品,所有的主题都可以清晰地传递其信息,而无需多做解释。
我们很难去定义莱安德罗·埃利希。他有着建筑学背景,因此可以被称作建筑师。我们也会想到魔术师这个词,或者场景设计师,甚至演员,而出演的角色是他自己。所有这些技能和形象都反映出他广泛而宏伟的学习和研究,以及随之而来的与工业设计师、建筑师等专业人士进行的合作。所有这些实践都是为了在展示之前,便使作品获得360度的关怀与关注。

莱安德罗·埃利希于1973年出生于阿根廷,现工作和生活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和蒙得维的亚两地。

过去二十年里,他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其重要个展包括:美国纽约巴里奥博物馆(2001年),意大利罗马当代艺术博物馆(2006年),法国圣纳泽尔艺术中心(2005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P.S.1(2008年),美国长滩拉丁美洲艺术博物馆(2010年),英国伦敦巴比肯中心(2013年),日本金泽21世纪美术馆(2014年),韩国首尔国立现代美术馆(2014年),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拉丁美洲艺术博物馆(2015年),德国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2015年),西班牙马德里通信基金会(2017),美国纽约纽伯格艺术博物馆(2017年),日本东京森美术馆(2017年),中国上海昊美术馆(2018年),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拉丁美洲艺术博物馆(2019年),中国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19年),日本金泽当代艺术美术馆(2020年),沃尔林登美术馆(2020年),等等。

他曾参加的群展包括:日本濑户内三年展(2019年),阿布扎比艺术委任项目(2019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馆(2017年),台北忠泰美术馆(2017年),布宜诺斯艾利斯Bienal Sur南美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2017年),东京螺旋大厦(2017年),第十三届昆卡双年展(2016年),巴西OCA(2015年),巴黎Maison Rouge当代艺术基金会(2015年),乌拉圭第二届蒙得维的亚双年展(2014年),上海艺术节(2013年),东京都现代美术馆(2013年),布宜诺斯艾利斯PROA基金会(2009年,2013年),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2011年),利物浦双年展(2008年),新加坡双年展(2008年),西班牙索菲娅王后国家艺术中心(2008年),日本越后妻有艺术三年展(2006年),巴黎东京宫(2006年),威尼斯双年展(2001年,2005年),巴黎“白昼之夜”(2004年),第26届圣保罗双年展(2004年),第一届韩国釜山双年展(2002年),第三届上海双年展(2002年),第七届伊斯坦布尔双年展(2001年),第七届哈瓦那双年展(2000年),巴西第一届南方共同市场双年展(1997年),等等。

他的作品也被许多私人和公共机构收藏。公共机构收藏包括布宜诺斯艾利斯当代艺术博物馆,休斯顿美术馆,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巴黎蓬皮杜中心国家现代艺术美术馆,日本金泽21世纪美术馆,罗马当代艺术博物馆,耶路撒冷博物馆,法国国家经理人采购联盟等等。

常青画廊罗马空间总监,塞西莉亚·佩科雷利(Cecilia Pecorelli),值艺术家罗马个展举办之际谈及与埃利希的合作。



《建筑》(Bâtiment)

2004年

“白昼之夜”(Nuit Blanche)艺术节展出现场,法国巴黎,2004年

摄影 © 莱安德罗·埃利希工作室

《建筑-银行》(Bâtiment. Bank)

2004-2012年

Izolyatsia艺术基金会展出现场,乌克兰顿涅茨克,2012年

摄影:Semichev © 莱安德罗·埃利希工作室


《窗与梯—依靠历史》(Window and Ladder - leaning on History)

2009-2017年

钢,玻璃纤维,树脂

590 x 200 x 120 厘米

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展览现场


《游泳池》(Swimming Pool)

2007年

砖石结构,泳池扶梯,玻璃,水

独版

日本金泽21世纪美术馆展览现场

《楼梯-构建现实》(Staircase. Construction of Reality)

2018年

金属,木,乙烯基板

独版

昊美术馆展览现场,中国上海

摄影 @ elyhsium

《云(西班牙)》(The Cloud (Spain))

2016年

超透明玻璃、陶瓷墨水、木、灯
199.5 x 160 x 81 厘米

独版

摄影:Ela Bialkowska, OKNO Studio

由莫拉·波扎蒂(Maura Pozzati)为“最重要的”(Soprattutto)所撰写的展览序言: 


莱安德罗·埃利希为这一设置在常青画廊位于瑞吉酒店内部全新空间的展览取了一个非常美的名字:“最重要的”。这个词原本的意思是“超越一切”。而这种通过经验积累、集体分享以及想象来升华事物含义的方式则是对于艺术家而言相当熟稔的概念。我们只需要看一看他创作的云朵,就会意识到它们所展现的既是我们熟知的、原初的事物,但与此同时——当我们观看静止于木箱之中的云朵所呈现的不同形态时,就会发现,它已经成为超越理性的全新事物,并为我们带来美与诗意绝妙的体验。我在不久之前曾经写道,莱安德罗的作品处于可能与不可能边界,介于我们的认知与我们的想象之间;而这正是真实,或者说我们所选择相信的事物和与之相反的境遇之间的中间地带。在这一地带中,事物可以“超越一切”,成为“最重要的”那一个;这是因为艺术家身处平行的现实之中,即我们所知、所见,与我们所铭记的、与他人分享之间的地带。我们都有过搭乘飞机的经历——虽然有些人可能搭乘飞机更多一些,有些人可能比较少,但是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而言,我们“倾注”在旅行上的情感与心思却不尽相同。而同样的经历也适用于景观:当飞机开始降落,我们从空中俯瞰的景色(在展览中,这一景色很可能通过可以踩踏的地毯呈现)与罗马街头不断与空中的云朵进行对话的建筑、街道、花园都不尽相同。艺术家想告诉我们的是,云朵与地域之间的确存在的某种关系,而上述所提到的地点,既是我们认知之中被视作自然的景观,但同时也是奇异的、人造的景观。我们发现,盛装在盒子里的云朵同时也是被拍摄下来的罗马天空中的云朵,而它则可以自由地、“超越一切”地在空间中穿梭。莱安德罗·埃利希的作品总是巧妙地拨弄着观众的思维与感知,并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定义日常生活的空间,逃脱平淡的世界,由此进入一个超凡的,或者说“最重要的”境界。

《鲸鱼(罗通达广场)》(Balena (Piazza della Rotonda))

2020年

Hahnemühle 超光滑摄影纸上打印

30 x 40 厘米

35 x 45 厘米(含框)

版数:3 + 1 AP

《胡须(万神殿)》(Baffi (Pantheon))

2020年

Hahnemühle 超光滑摄影纸上打印

30 x 40 厘米

35 x 45 厘米(含框)

版数:3 + 1 AP

《杯子(法布里奇奥桥)》(Tazza (Ponte Fabricio))

2020

Hahnemühle 超光滑摄影纸上打印

30 x 40 厘米

35 x 45 厘米(含框)

版数:3 + 1 AP


《飞机》(El Avion)

2011年

金属结构,玻璃纤维,等离子屏

100 x 110 x 14 厘米

版数:5 + 2 AP

摄影:Emmanuelle Sion



摄影:Alicia Luxem


《银色的船》(Silver Boat)

2019年

不锈钢

140.5 x 52.5 x 18.5 厘米

版数:5